您当前的位置 : 胶东在线  >  文化  >  文学  >  散文学会

王成:混沌

2018-11-06 09:55:29   来源:烟台散文   【字号:申博登录不了

  斜阳把路边梧桐树的影子越拉越长,繁华的街道随着一片汽车的尾灯向前延伸。街道尽头,孤独的落日渐渐隐到楼后,城市归于沉寂。

  走在冷风中绚丽的路灯下,忽然感到莫名的孤寂。置身于热闹的商业街区却有一种“无言独上西楼”的孤独,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。

  一声尖锐的刹车声——

  一条流浪狗,因为追咬一辆闯入它地盘的白色面包车,差点被后面驶来的汽车撞到。

  浮躁的空气里传来了更加焦躁的咒骂声。

  那是一条京巴,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城市,更不明白为什么以前那么宠它的那个人要抛弃它。

  “阿强!给你说多少遍了,不让你咬车,就不听,多危险!别说你追不上汽车,就是追上了,你咬得动吗?”在京巴匆忙逃回路边的时候,正在捡拾垃圾的阿慧婆开始责备它。

  阿慧婆收养了两条流浪狗,一条是刚才追车的阿强,另外一条叫阿黄。

  阿慧婆是本地的原居民,老房拆迁给她分了个两居室,却因为独生子的赌债而卖给了2014年那个寒冷的冬天。

  记得刚刚拆迁时阿慧婆曾说过这样一句话——

  “世道会变的,现在看着是好事,将来不一定啊!”

  那句话还真的应验了。

  邻居都说:“是你的好儿子干的好事,怨世道干啥?”

  阿慧婆说:“要是不拆房,我的老房子就不值钱,小强也不会去卖房,也没人买了不是!”

  就这样阿慧婆失去了老伴走后留给她的唯一住处,儿子也因为还不起赌债不知躲到了哪里。居委会曾提出要帮助她,她却因为对当时拆迁不满而拒绝帮助,过起了捡垃圾的生活,并喂养了同样流浪在街角的阿黄和阿强。于是,在这个街角旮旯里,几块木板,一片破旧的灯箱布,一堆的狼藉,还有两条狗,组成了一个家。

  天空压得很低,像是要下雨。我独自走在路灯下,就像只身坐在礁石上欣赏海的广阔与壮美,蓦然回首却发现高涨的潮水已将我包围。

  记忆薄脆,往事易碎。10年前,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,凭着一腔激情打拼,为的就是能在城市里站住脚。几年后我终于买了房子,有了自己的家。搬家那天,我和她坐着客厅的沙发,闻着新房子里特有的松香味和油漆味,她靠在我的肩头,我揽着她的肩膀。幸福让难闻的油漆味都变得好闻。我默默发誓,我要好好活着,为这个家,为怀里这个人。

  城市就像是流水线,置身其中你无法停止,如果你想停下,对不起,你就成了被淘汰的次品。

  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。

  像阿强一样,每天追咬着过往的汽车,直到精疲力尽。别的狗都笑它,其实,它自己知道,它追不上,即使追上了也咬不动,它只是不要像其他的狗一样再被当成宠物养在家中再被抛弃。它只是想证明自己还是一条能跑会咬的狗。

  要卖掉现在的房子让我产生了莫名的伤感,因为老人和第二个孩子我们决定卖掉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“家”,换一套大一点的房子,换一个大一点的家。忽然有种感觉,我又要回到十几年前那种无家可归的日子,我也开始怀疑这个可以随意卖掉的房子是不是我们真正的家。

  走过阿慧婆的家,看着她在屋里忙着收拾今天捡到的宝贝,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。

  突然,想去喝酒,想喝醉。走进“新中国”,要杯烈酒一饮而尽,灼热,刺激,脸烫,眩晕。抬起头,满场的少男少女随着音乐的轰响疯狂地舞着身体,刚被酒精麻醉的孤寂,瞬间被这看似热闹却无比阴冷的集体孤独取代。感到恶心,奔出门外,逃离这个孤独的世界,逃离这群无家可归的孤魂。

  出了门夕阳已经落到了地平线下,天空飘起了小雨,信步走去,突然感受到了一点苏轼的豪迈超然。

  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

  前方的吵闹打乱了我的豪兴。

  是阿慧婆的家,前面路边不远处的一根灯杆歪向人行道,地上是一地的玻璃碴。阿慧婆的家不知被谁推倒。阿慧婆和阿强都不见了。听路边的人说,是阿强又一次追咬一辆贴着某某物业公司名字的白色面包车,被后面的车撞死了,司机躲避不及还撞坏了一根灯杆,楼盘所属物业公司强拆了阿慧婆的家,并把阿慧婆送到了福利院。

  我看着阿慧婆曾经的家,地上的碗里还放着一个馒头和一点剩菜,凳子歪倒在一边,墙上糊着的报纸还没有清理掉。报纸上的一条消息引起我的注意:图片上正是阿慧婆上次被物业工作人员搀上车送往福利院的情景,消息的标题是《某某地产物业公司响应市城市管理条例集中处理片区乱搭乱建》,大体内容是说该物业公司拆除乱搭乱建,并帮助了一名孤寡老人,还对片区的流浪狗进行了集中捕杀,图片的右下角是满眼哀伤被绳索套住脖子按在地上的阿黄。

  起风了,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。小雨越下越密,打湿了我的头发,模糊了我的眼。路边的广告牌被风吹得呜呜作响,像是在诉说一段说不清的痛楚。也许是因为喝了酒身体感觉特别冷,我双手抱在胸前,看着离去的人群背影若隐若现,体会着这混沌多味的城市文明。

  “昨日一去不复回,欧耶!开心比什么都贵……!”(手机铃声)

  “喂?”

  “喂,去哪里了?快回家吧。”

  “嗯,马上。”☆

编辑:孙杰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
 请您文明上网、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。 
您的昵称:
 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:0535-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712007001

网站简介   |   标识说明  |   申博登录不了  |   联系方式  |   菲律宾申博代理登入

Copyright@ JiaoDong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

网站地图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官网登录 申博娱乐 申博登入网址
菲律宾申博在线网址 申博在线登入官网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网址登入 申博在线138管理
申博娱乐手机版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盛618网址 太阳城申博开户
太阳城亚洲 申博app下载 申博直营网 申博娱乐
申博娱乐开户 申博游戏登入 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游戏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