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胶东在线  >  文化  >  文学  >  文学园地

崔明钦:大枣树 陪我一起长大

2019-02-19 08:29:03   来源:胶东在线   【字号:申博登录不了

  我终生都不会忘记这个重要的日子:1947年6月14日。

  又是一年枣花开。墙角边那棵粗大的老枣树,伸开它的雄姿,遮住了半个院落,引来成群结队的蜜蜂在阳光下舞动。那天上午,大枣树下的茅草屋里,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。一声清脆的啼哭,划破了这里曾经的萧条和寂寞。从此以后,老枣树见证了我的出生给这户人家带来的一线生机与希望,并诉说着这家老主人的悲惨遭遇和酸楚故事……

  苦难印记

  这里说的老主人就是我的爷爷崔克斌。他是一个既爱家又有担当的纯爷们儿。人生的三大不幸“少年丧母,中年丧妻,老年丧子”,他占其中。就在我父亲一岁多点的时候,我奶奶因病便撒手人寰。从此后,爷爷决没再娶,一人带着父亲,既当爹又当娘,千辛万苦,精心哺育这棵独苗苗。

  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奶奶刚离世不久,爷爷唯一的胞弟又命送黄泉。二奶奶摔掉两个年幼无知的女孩,离家出走,另投门第。爷爷一咬牙,把两个侄女接回了家,历经磨难,直至把她们拉扯长大,嫁人立家。其中第二个侄女(我的二姑)嫁给莱西店埠镇葛家疃村老兵葛尚君。嫁过去时正值淮海战役开战前夜,葛尚君任侦察班长,所以也没举办正式婚礼。

  冬去春来。平静的生活刚要恢复,爷爷的叔父叔母一双孤寡老人,不听劝告,仅有的一点家财被骗,四处讨饭度日。老人无颜再面对亲人,站在大枣树伸出院外的粗枝下,默默沉思,正要把绳索套进自己脖颈上吊时,被爷爷发现救回了家,开始了上有老、下有少的和睦生活。我母亲嫁过来以后,与我父亲和爷爷一起,相继尽孝,并送两位老人入土为安,树碑立传……

  爷爷的品德和精神,如同家中的老枣树,历经风雨,百折不挠。他知书达礼,爱憎分明。在黄县、蓬莱地主老财家抗活、做牛马的日子里,忍气吞声,受尽欺凌,亲眼看到社会的黑暗和不公。回到老家受我党地方组织安排,兼做财粮委员,为地方政权和前方部队筹集粮款。后因亲戚连亲戚的缘故,相互信任可靠,又以开木匠铺招览生意为幌子,经常掩护河里套我党地下工作者在家秘密碰头,遇到紧急情况时,立即把文件资料藏进草垛或没完工的衣柜里,几经风险,平安无事。他经常教育全家人,一定要跟共产党走,才能翻身得解放,过上好日子。

  穷家暖窝

  我虽然出生在一个十分贫穷的家庭里,但亲情满满,暖意融融。听母亲说,只从有了我以后,爷爷过日子更有了奔头。他把我视为比“狗头金”还珍贵的心肝宝贝,整天把我揣进怀里,不让受一点委屈。冬天里,尿水哗哗的流进他的棉裤,没等干透又给弄湿了,老人家不但不生气,还翘起胡子直发笑。

  农家小院共两栋六间土坯茅草房。在我隐隐约约的记忆中,我一直在南屋与爷爷睡在一起。这三间小房里,除一盘石磨、一条长凳、一铺土炕外,再无其它家当。空屋子最难熬的还是冬天。爷爷每天用拣拾来的柴草烧炕,给被窝送来寒夜中的温暖。小时候,我有个尿炕的坏习惯。每逢尿湿了褥子,爷爷总要把我拍醒,把尿湿的这一头留给自己,把干爽的那部分再铺给我。有一次我看到头上红枣满枝,伸手又够不到。爷爷马上搬来高凳替我采摘,可不小心摔下来犯了老腰病,卧炕不起数日后才得以恢复。

  寒来暑往。一年又一年,大枣树在不断变高变粗,我也在逐渐长大、懂事。大跃进年代,我父亲在烟台第一炼铁厂上班。我们兄妹和母亲、爷爷一家人相依为命。小学四年级下半学期的一天晚上,爷爷告诫我说: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。你只要能好好念书,家里再穷也供你。当时对前两句的意思不明白,爷爷还给我作了解释。接着爷爷看看我刚穿上的棉衣棉裤,又旧又单薄,心里不是滋味。趁院上赶大集之机,爷爷硬逼着我母亲把为他买膏药而积攒的鸡蛋卖掉,买来白布和颜料。当晚母亲遵爷爷之嘱,把白布染成黑色,又连夜在锅里烘干,然后翻箱倒柜找出一架旧蚊帐,撕下一块作内里子,一针一线缝制到天亮,一套“新衣”总算做成了。

  清晨,当我穿上“新衣”、挎上书包上学时,爷爷从大枣树下一直把我送到大街上。看着我那蹦蹦跳跳的背影,他那喜悦的心情淹没了腰部难忍的病痛……

  无尽思念

  大饥荒年代来袭后,家里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。生产队里分来的那点口粮,根本填不满一家七八口人的肚子。开始靠挖野菜、捋树叶填补,后来又用磨细的花生皮和毛草根充饥。个个都饿得面黄肌瘦,弱不禁风。

  有一次暑假,邻村东王屋庄放映电影《四郎探母》。我们几个小伙伴连晚饭没顾得上吃就赶去了。散场后,都饿得肚子咕咕叫。在路边月光下一片玉米地旁,其中一个岁数稍大点的使了一个眼神儿,我们明白意思后一头钻了进去,边拔玉米须插进鼻孔扮杨四郎,边生啃玉米棒,那香甜的感觉如同过年的“好饭”。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喊:“捉住他!捉住他!”我们不约而同,赶快一步深一步浅地跑出玉米地、窜进高粱林,好不容易跑到家里又感到脚底疼痛,一看是跑掉了鞋,脚掌被东西扎破了,鲜血直流。爷爷心痛得用青岛栈桥老白干酒为我擦洗伤口,再糊上烟叶消毒……

  第二天,生产队通知把自家猪圈里的农家肥撂出来。爷爷二话没说,挽起裤角、拿起铁锨就下到圈里忙开了。这是个苦力活儿。母亲看爷爷岁数大了,还有腰病,想替他一会儿,但他不同意。他说:“孩子他爹响应国家号召,在外边大炼钢铁,咱们在家里要多担当些,少分他的心!”母亲从备用过年的小麦中捧出一份,磨下一点白面烙成一张饼,端给爷爷补补身子。谁知道他只吃了一点就咽不下去了――他想起了我们幼小的兄妹!

  青黄不接的季节来了,全家不仅愁没吃的下锅,还愁下锅的东西没柴草烧煮。路边、沟渠旁,满山遍野,都光秃秃的,无处拾草砍柴。怎么办?爷爷决定忍痛割爱,砍伐老枣树,以应付急需,保住一家老少的身家性命。那天,爷爷拿出了他的木匠工具,围绕老枣树转了两圈,接着又不停地抚摸斑驳皲裂的树干,嘴里还在悄声地念叨着什么……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爷爷的一锯锯,一锛锛,一斧斧,都是那么地沉重而有力,让这棵硕大的看家之树,一点点粉身碎骨,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。接着,爷爷把他辛苦养大的羔羊请人杀掉,用劈下的第一筐柴火煮了半锅让我们享用。他还让我母亲留出一条羊腿包扎好,亲自把我送到上疃火车站,委托到烟台办事的临村老乡,带我赶赴烟台珠玑,亲自交给了炼铁厂席棚中的父亲。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,第一次出远门。

  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初秋,当爷爷劈完最后一段老枣树的木疙瘩时,倒在院子夕阳的余晖里再也没有醒来。父亲急匆匆地从烟台赶回,立即请来乡间医生也没能挽救起他的生命。那年爷爷六十六岁。离世前的三天夜里他还一再叮嘱我,要好好念书,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。他还说,但愿下一代人能有饭吃,有衣穿,有柴烧,不再挨饿受冻……同老枣树一样,爷爷把最后的光和热、最真挚的爱和期望都无私地奉献给了这个家,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怀念和记忆……

  有比较才有幸福感。现在我们兄妹七人包括我们的后代,各自分居在北京、济南、青岛、烟台和莱西城里。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住所,生活幸福美满。只有我二弟部队退役后回到了老家,代表我们守望着老枣树曾经生长的那方故土和爷爷的坟茔。他同样丰衣足食,其乐融融。爷爷55年前的愿望已经变为现实。我们都心满意足,并由衷地感恩于党的领导和改革开放这个伟大时代。有时在梦境中,我仿佛又看到了老枣树靓丽的风景:春发新绿染小院,夏送蝉鸣入耳来,秋挂红果迎朝阳,冬伴雪花舞寒风……

微信图片_20190218140252
作者:崔明钦
编辑:赵利群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
 请您文明上网、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。 
您的昵称:
 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:0535-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712007001

网站简介   |   标识说明  |   申博登录不了  |   联系方式  |   菲律宾申博代理登入

Copyright@ JiaoDong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

网站地图 申博棋牌游戏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澳门新葡京赌场 申博真人游戏
申博在线游戏网址登入 申博太阳注册登入 申博360官网 申博苹果手机下载登入
保险百家乐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捕鱼游戏 ag真人百家乐
澳门博彩公司 太阳城亚洲 太阳城集团 盛618官网
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娱乐开户 澳门大三巴赌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