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胶东在线  >  文化  >  文学  >  小众散文

【胶东散文年选】北芳:过年是永远的好心情

2019-02-20 16:51:46   来源:胶东在线   【字号:申博登录不了

  岁月把人过得癔症了,物质生活的日益丰富冲淡了新年的味道,但是过年永远是小孩和老人长盛不衰的期盼。毕飞宇说,过年是一件很“乡下”的事。因为只有乡下的年,才是最传统最隆重的年,我是最接地气的散落在黄土地上的俗人,烟火的日子凝结着俗世的丰饶眷恋,一到过年我就活欢起来。曾经的光阴我都录入流年的光盘,彼岸的记忆是装满故事的天方夜谭,过年的欢喜也是如此,“哗啦”一倒,一大堆往事便滚到纸上。

  年三十到初一早晨是过年的高潮,热闹、激动你心也激动我心是整个过年的表达,每一个新年来临,我的心情都布满芬芳,每年此时我都想用文字来说说话。

  从何时起,除夕过得有些千篇一律了,年夜饭一家人围在一起,餐桌上海陆空的飞禽走兽牛羊海鲜来聚会,茶几上的干果水果糖果也在开会,肉蛋饺子端上来,可谁也没有胃口狗洞大开地饕餮。除夕守岁的传统没有变,只是春晚的演员们在电视机里自作多情自娱自乐,大人小孩都钻进手机里抢红包去了。

  一夜连双岁,五更分二年。时钟敲了十二下,山村的爆竹鞭炮礼花便响彻夜空,祭天供祖的仪式完毕,除夕的第一顿饭又端上桌了。这一次被请上来的都是和挣钱、发财、年年有余有关的,拉过镜头数来宝盘点一下吧:粽子(挣子)、菜(财)包、面鱼(余)、炸鱼、芋(余)头、发糕、年糕(高)……个个是饱客,但是为了博个好彩头,你得用抓宝的发财的手样样饭菜掐一口吃意思意思,新一年一定鸿运临头,财源广进,五谷丰登有余头。

  吃完除夕夜饭,不管多大岁数,辈分小的都加入走街串巷挨家挨户拜年的队伍中。像写散文,零零散散地,拜年的仪式一直持续到初一一天,夜晚复归平静。最热闹的是初一早晨那顿饺子,人们大都包菜饺子,一般是韭菜木耳虾仁的,或者是大白菜肉丁的。寓意还是那一套,新一年头一顿饭要吃(财)饺子。唯一不同的是菜饺子里面包了硬币钱钱,还有大红枣儿甜又香,一般是家中有几个人便包几个钱,几个枣,有的为了安慰家人包上人数的双倍,这样每个人吃出钱和枣的几率就会增高,所有人都会为了那枚沾着赌注的硬币和枣而努力多吃,有时吃到食管了还把剩下的饺子用筷子挨个去按一按,试图侥幸找到剩下的未出世的硬币。吃到钱了,预示着新一年能挣到大钱,吃到枣,要交鸿运。过年所有的小把戏都是给自己的心理寻求一种安慰,给未来的人生寻找一个自信的希望,这个希望给我们每一年都会有美丽快乐的好心情。

  千篇一律的年,让许多人心生感慨,八十年代生的人说,二十年前的春节才叫过年,现在充其量只能叫放假。可是你不知道,三十年前、四十年前的春节是更叫人怀念的。儿时的年,像一个鲜活灵动的文化符号,折射出记忆中云蒸霞蔚的万千气韵。

  那时的年三十是我们扳着手指数了一个腊月的倒计时盼来的,那一整天,我是无处安放一颗要跳出喉咙的心,看看墙上的杨柳青年画,摸摸窗棂上刚贴的剪纸染花,把在街上捡的裁缝铺打扫除扔掉的花绸布条看了又看,理了又理,准备除夕给妹妹扎在辫子上,妹妹则不时把新衣裳从大柜里拿出来顶在头上满地跳,总是被在灶间忙碌的母亲呵斥着又放回去。这些叫人欢喜的只有过年才有的心头好,让我和妹妹激动地想满炕打滚。终于,我们最能表达这份快乐的方式是在炕上唱戏,妹妹把母亲的褂子反套在胳膊上做长袖善舞状,我则把长围脖搭在肩上,学天女散花,不知道唱些什么,悠扬婉转此起彼伏的“啊啊”着,舞动着,妹妹唱“北风那个吹,雪花那个飘”,我唱刚学会的京剧“苏三起了一身疥,浑身痒痒无人?(挠),谁若是能给我?一?,我就和他,谈恋爱……”我和妹妹兴奋地舞着,弟弟从外面玩耍回来一看,炕成了我们的舞台,到院子里抽一根胡秸杆朝着我们就冲刺:“叫你们乐得腚放起火(我们方言叫烟花为起火)!”随即跳上炕和我们打打闹闹。母亲从灶间举着烧火棍不时过来呵斥:“呼佟哈炕(跺塌炕)!都学习去!”我们依旧笑一阵闹一阵,直到年三十的饺子端上来,我们才用袄袖擦着额头上的汗,等着吃我们的专供——白面饺子,母亲自己专享黑面饺子或者地瓜面饺子,一口锅里煮黑白饺子好多年,而母亲不吃肉只包素馅饺子却是一辈子。

  那时没有电视,守岁的时候父母在灶间炸干酪,弟弟摆弄他的小洋鞭,我给妹妹梳头,妹妹会提前穿上新衣裳,我给她在头顶扎一个辫子,上面扎两块绸布,下面再辫两根辫子,都绑上绸布,妹妹俊得始终沉浸在自我感觉良好的心醉的漩涡里,母亲几次过来说,你们先睡觉吧,等五更我叫你们起来放鞭,但是为了不把辫子压坏,妹妹始终倚在墙角坐着,她说俺就坐着闭闭眼就行了,她以这样的方式守岁好多年。我则把小桌摆在炕头上,拿来书本,看着作文选,等着吃父母刚炸出的干酪,外面又洒了白糖的干酪是无比的香脆酥甜,是一直叫人怀念的从前的味道。

  终于鞭炮噼里啪啦响起来,祭祖的香火燃起来,阴间与阳间的人相会团圆,死了的与活着的在此刻共同享受口福与欢乐。

  母亲开始烧火熥饭,午夜第一顿饭吃的是面鱼芋头年糕等,和现在吃的一样,我妈说五更饭吃鱼眼亮,于是我就使劲吃鱼,我妈又说吃年糕年年高,我于是我又多吃几口年糕,巴望在新一年我能长得高一点,我妹却说,俺要少吃,留肚子早晨吃饺子里的钱。

  然后我招呼弟妹来学习,拿书往他们手里塞,除夕就学习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必定都能“学习好”,这是母亲说的。然而我弟弟从来就不吃这份斋,我便学着袭人劝宝玉的腔调唱越剧:“纵然你不是真心爱读书,你也该装出个读书的样子来ai ai……”没等我“ai ai”完,弟弟已将书作飞镖状从我头顶掠过:“去你的。”然后张牙舞爪地舞着太空步去摆弄他的小鞭了。

  当我写完祝愿的诗句,又做了几道数学题,站在门口抬眼望去,父亲兴奋地在院子里放着“二驴踢脚”,弟妹在猪圈墙上一个个放着小鞭,大猪在没有多少草沫沫的窝里哼哼,小狗吓得拱进鸡窝不敢出来。街上朦胧晃着有的人家挂的红灯笼的光晕,有拜年的队伍开始骚动起来。我沉浸在一种恍若隔世的思绪里,那是一年中最激动人心的时刻。然后便是在一种如烟如梦的缥缈里,在弟妹的推推搡搡中挨家挨户地拜年。

  远处的爆竹稀稀落落地响着,街面的路灯和各家门前的红灯笼闪闪烁烁,显示着庄户人对日子的永不疲倦和执着。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这一年最出色的人,每个人都陶醉在自己的最佳心境里,憧憬着来年。小孩们为了每家给两块糖,会把全村的门槛踏遍,糖块装满了布袋,送回家倒出来,再接再厉去问好,有的不知道该叫婶子还是大妈,反正二大爷滚坡一大帮小孩你叫啥我就叫啥,只要能分到糖块就OK了。大人们则是走到一家喝一盅,平时在自家节约喝酒,除夕可以尽兴敞开胃袋,喝谁家的都得痛快给你添酒。

  天将放亮时,正是叔伯二大爷们“脚趔趄,眼乜斜,恰便是酒酣时节”,到处是“刘姥姥坐席洋相百出”般醉话连篇。“百事通”和“老怪”是一对咬文嚼字的活宝。百事通向老怪作揖:“六叔,时值新春佳节,我来拜望拜望您老!”老怪醉眼朦胧地说:“这大过年的,还败亡败亡,你他妈成心来咒我不成?”两人借着酒力把炕上的酒杯你掼一下我墩一下争执得热火朝天。大黏黏和二粘粘是把兄弟,俩人拜年拜到谁家就恋着那点酒不走了,直到粘得人家受不了,半哄半推地把他们送走才罢休,最后他们回到大黏黏或二粘粘家里继续尽兴,最后他们把鞋子你穿我一只,我穿你一只到街上扎堆逗得大家乐不可支。

  大轱辘喝遍了全村的酒后扭着麻花步来到我们家,一进门就与人过招般地拉开架势再来个造型给父母拜年。而后一屁股兀在炕上,与父亲继续对饮。然而端起酒杯却找不着嘴,把一杯酒浇在了脖子里,然后喜笑怒骂醉活滔滔,弟弟乐不可支地拿起录音机对准了大轱辘喷着白沫的嘴。一会父亲掀着腚说:“这炕怎么净湿净湿的?”却原来是大轱辘将一泡大尿随裤裆恣肆汪洋,似乎在尽情释放着辛劳一年后的酣畅和轻松,只差没把父亲冲下炕去。

  刚搀走了大轱辘,又来了一个眼角堆满眼眵的老抠叔。每年老抠叔会踩着鼓点雷打不动地赶在天亮前来我家拜年,而此时正是我们家吃带有硬币的饺子时,那是我们全家人共同来撞新一年好运的第一顿饭,老抠叔总是准时地来分享我们的好运气,母亲使着眼色让我们使劲吃饺子,用眼神剜着老抠叔黑瞎子吃相,老抠叔扑闪着眼,“咯嘣”一声,慢悠悠地吐出二分钱,“嘿嘿,过年我挣大钱。”老抠叔满足地放下碗,尔后去院子的角落撒泡尿,既不系裤扣也不系裤带,任凭那棉裤腰勒在臀部而前面却豁然开朗地寒风中抖抖瑟瑟,扭着麻花步唱着“马大宝我喝醉了酒,忙把家还an an……”踉踉跄跄地找着回家的路。一路上惹得姑娘媳妇们撇着嘴嘻嘻哈哈掩面而逃……

  此刻,我却能听懂前辈们酒醉后的所有语言,那是掩饰不住劳累一年后丰收的喜悦,那是庄户人最朴实、最原始、最纯粹的愉快和轻松的表达方式。

  今年网上有句话:那些年穷得像个孙子,快乐得像个爷,只有经历过那种幸福得睡不着的欢喜,才会成为一生的怀念,任凭岁月如何斑驳生活怎样沧桑,都改变不了人们心中这份只有在除夕夜才特有的那种感动与陶醉。

  作者简介:

  北芳,原名卢翠莲,笔名北芳、卢璀怜、小鹿、璀莲等。1968年生于山东省栖霞市唐家泊镇迎门口村。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,烟台市党外知识分子统战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代表。20世纪90年代在乡下任代课教师,后下岗务农至今。自1991年开始零星为文,断断续续在省市级报刊发表作品400多篇,散文、小说、诗歌在全国征文中多次获奖。2016年12月与人合著散文集《丽人行》。2017年5月出版个人散文集《北芳散文选》。2017年3月被山东省散文学会授予“半岛优秀散文家”称号。2017年被评为“山东省第四届齐鲁文化之星”。

编辑:赵利群
相关新闻
【胶东散文年选】北芳:红灯带泪开口笑 2018-06-21

网友评论

 请您文明上网、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。 
您的昵称:
 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:0535-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712007001

网站简介   |   标识说明  |   申博登录不了  |   联系方式  |   菲律宾申博代理登入

Copyright@ JiaoDong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

网站地图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真人游戏 太阳城代理 星级百家乐
四川申博官网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代理登入 太阳城开户信誉最好 11申博娱乐现金网登入
申博游戏登入 ag真人娱乐 申博太阳城登入 申博官网登录
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澳门新葡京赌场 盛618网址 申博太阳城
申博开户 盛618官网 太阳城登入 澳门星际赌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