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胶东在线  >  文化  >  文学  >  小众散文

【胶东散文年选】金利:心中有爱就是年

2019-02-21 15:41:26   来源:胶东在线   【字号:申博登录不了

  年关临近,可不争气的心情始终是怎么也提不起精神。只好耐着性子捋一捋问题出在哪里。

  对于年,最早的记忆大概是五六岁的时候吧,那时候是有鼻涕的年龄,也不知怎的,总有流不完的鼻涕,那时候还没发明纸巾,至少农村没有普及。每次有鼻涕就往袖子上抹,由于冬天的外套布料又硬又是涩,整日里鼻子下面都是红红的。恰巧母亲给我买了一件“皮夹克”。虽说是又肥又大,但依然酷酷的,有一种小虎队的感觉。更大的好处是日后鼻涕再也不用擦在硬硬的外套上擦了。只要有鼻涕,就是伸出袖子在鼻子上潇洒的挥一挥。鼻子瞬间又凉爽又干净。到后来,那件皮夹克最先坏的就是右边袖子,袖子坏了以后套上一只套袖接着又穿了一阵子。

  我的父亲兄妹六个,父亲排行老二。每年过年,我们全家兄弟姐妹一共七个人,队伍浩浩荡荡,在村里也算是“大户人家”。拜年的时候,我们自然是不肯与父辈为伍的。因为我们的追求目标和战术技法迥然不同:我们追求的是糖;他们追求的是烟和酒;我们追求的是速战速决,最好莫过于进门叫一声“叔叔、婶婶过年好”接住糖转身就走。不如果不进家门在院子里撞见那就更好,这样省的进家门。他们则不同:他们是进一家坐一家,坐一家喝一家,喝一家醉一家,婆婆妈妈,絮絮叨叨。不晓得他们一早晨抽多少只烟,喝多少杯酒……

  年不是仅仅大年三十这一天。小时候对年的定义是从腊月二十三的小年开始,一直到正月十五结束。

  过年前,最期待的就是买新衣服和新玩具。这么多年来,新衣服是过年的必备品,新玩具则是奢侈品。

  记得一年,我跟着父亲去给一位远方亲戚拜年。当时的交通工具就是金鹿牌自行车,我就坐在前车的大梁上。路程大概有四十多里地,也不觉的累和冷。在“行驶”到他们村口的地方,我突然看到有一个白墙上,用黑色的油漆画了一辆儿童三轮车,我指着那个儿童车说“爸,我也想要一辆”。当时忘记父亲是如何搪塞我的。那一整天对这辆小车子是念念不忘的。回到家以后,我依旧不依不饶。父亲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,带我四处溜达,可是我倔强的心就是不肯放弃,纵然说给我买一把枪,也不能打消这个念头。百般无奈,父亲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些铁管,找来了三个小推车的轮子,竟然手工DIY给我做了一辆可以骑的三轮车。这辆车后来陪我骑过了好多的美好时光。

  再后来,上学以后影响过年心情的因素只有一个,那就是期末考试。都眼巴巴的渴望能发一张奖状。

  临近放寒假的那几天,学校为了节省开支,也不再生炉子。我们坐在干净的桌子上(临近寒假,书本都收走了)。望眼欲穿的看着老师发卷子,读着每个人的名字,每个人依次走上讲台领卷子。形式庄严,内心忐忑。那时候争得是个气节,争得是个尊严。因为即使考的再好充其量就是这一张奖状和一封表扬信而已,但是荣誉大于物质。如果能拿到奖状,整个假期都是能量满满。不过,即使拿不到奖状,也是经过几天的自我“闭关”反思疗愈,也能迅速调整心情投入到欢快的新年中去。

  大年初一,是我们最正式的一天,因为我们要去姑姑家。姑姑家就在我们本村,但我们不因此有半点懈怠。收拾妥当,手提着篓子,篓子里装着两个馒头和一瓶白酒。兴高采烈的朝姑姑家走去。一进家门,姑姑就已经开始洗鱼烧火,顾不上招待我们。我们也很自觉的一骨碌爬到炕上开始打牌看电视。

  中午的菜很丰盛,通常是十个菜:荤素搭配,有凉有热。姑父不喝酒,但我们不因此觉的无趣。没有陪客的,我们更加无拘无束,自顾自的斟酒,自顾自的闲谈。现在想来,我现在的好酒量,最早的启蒙应该就是从那时开始的。酒足饭饱,回家美美的睡一觉。这一天就是每年的重头戏。

  再后来,毕业参加工作以后,年的记忆就变得越来越少,过年的心情也开始变的模糊。每年的午敬(初一凌晨),起床的越来越晚。从五点到后来的六点,慢慢再到七点。后来变得跟早起上班一样慵懒,一样得过且过。

  很多年前,听到过父母说,过年越来越没意思了。那时候的“没意思”主要是过年要花钱置办年货。所以大人们对过年有一些恐惧。

  现而今,物质已经不是让人发愁的事情,反而缺少一些“仪式感”和物质期待。过年过的到底是啥?

  叮铃铃,思绪在走神的时候,电话响起了,是母亲的来电。

  “儿啊,今年啥时候回来啊?别再像去年一样回来这么晚啊,今年二十九就回来吧,早点回来,在家多住几天啊,炕都给你们干净了……”

  是啊,细细想来,新年还是有期待的。这种期待既不是儿时的玩具、新衣服,压岁钱。也不是上学时的奖状,工作时的奖金…….而是回家看看,回家陪陪父母,把爱带回家,让父母也像我们儿时一样,重新燃起对新年的期待。

  作者简介:

  金利,本名董金利80后,山东烟台人,IT男。就职于用友软件从事软件开发工作。业余时间进行小说和散文诗歌创作,累计发表二十余万字。

编辑:赵利群
相关新闻
【胶东散文年选】朱永琴:秋天的恐惧 2019-02-21
【胶东散文年选】单体舜:秋实之美 2019-02-21
【胶东散文年选】刘艳莉:老冰棍儿情结(外一篇) 2019-02-21
【胶东散文年选】王景贤:年少时分(外一篇) 2019-02-20

网友评论

 请您文明上网、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。 
您的昵称:
 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:0535-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712007001

网站简介   |   标识说明  |   申博登录不了  |   联系方式  |   菲律宾申博代理登入

Copyright@ JiaoDong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

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开户 申博app下载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手机版
申博线路检测登入 太阳城在线存款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支付宝充值登入 申博太阳城娱乐官网登入
申博太阳城注册 百家乐娱乐登入 澳门大三巴赌场 保险百家乐
申博游戏平台 申博真人游戏 现金网百家乐 太阳城申博官网
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太阳城代理 申博138开户